主角: 季曉風 (男人--無名)


寒冷的冬夜﹐季曉風提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地走出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從離開那個人之後﹐季曉風到了新城市從新學會了獨立生活已經六個月了。

看著街上那些雙雙對對互相取暖的情侶們﹐季曉風情不自禁的回憶起男人的溫柔。那樣溫柔的男人﹐在過往的每個冬季裏都會緊緊摟著自己﹐將自己雙手放到手心裏磨擦﹐讓自己取暖。

深吸了一口氣﹐把那不爭氣將流出眼眶的淚水狠狠地抹掉。理智告訴自己不該再想男人了。可是那一幕令自己心碎的畫面﹐讓自己想忘也忘不掉。

記得那天﹐原本是想給男人一個驚喜所以才會買了男人愛喝的LATTE到男人的公司。一路上﹐想著男人對自己的好﹐心就撲通撲通地﹐嘴角也情不自禁地帶著甜甜的笑容。

可是沒想到迎接自己的居然是那樣殘忍的畫面。隔著玻璃窗﹐看見有個漂亮的女人和自己心愛的人緊密相貼。就在看見他們嘴脣相貼的那瞬間﹐全身仿彿被抽空了力氣﹐心意也撒了滿地。

在心情又快要崩潰之前﹐季曉風加快了腳步想儘快回到現在唯一可以保護自己的地方﹐自己所租的房子。

和以往不同的是季曉風不知道從自己踏入這棟樓的那剎那﹐就有一雙只熱的雙眼神跟隨著自己。

季曉風拿起鑰匙打開了門﹐季曉風在想把門關上的那一刻卻被門外面的力量頂住了。擡起濕潤的眸子﹐看清了阻止自己關門的人﹐季曉風使勁了全力想把來人隔在門外。

“風。” 低沉的聲音發自男人的口中。其實﹐季曉風的力氣遠遠比不上男人。只是男人出於體貼﹐為了不要傷到自己寶貝才沒用上全力。

“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季曉風幾乎是用吼的。在聽見男人喚自己的名字時候﹐心早就堅持不住了。這一吼﹐也是在提醒自己不可以妥協。

“風。。不要這樣。。會傷到自己的。” 仿彿沒聽見方纔的話﹐男人沈穩的聲音再次響起。

眼淚忍不住決堤了。他怎麼可以這樣? 讓自己的心千瘡百孔的罪魁禍首又是誰? 他憑什麼說這種話。全身無力的季曉風突地跌坐在冰冷的地板﹐淚如雨下﹐無聲哭泣。

“風。” 在確定不會傷到門後的人的情況下﹐男人走進了房內﹐把自己的寶貝擁進了自己懷中。懷中的人沒有反抗﹐只是越哭越大聲﹐直到哭累了﹐整個人也就癱軟在男人的懷裡。

輕輕地拍著懷中人的背﹐祇想讓他好好平復自己的心情﹐不再那麼激動。自己懷裡的人兒原本就纖細﹐沒想到離別的六個月裏居然還瘦了一大圈 ﹐真是讓人心疼不已。

在自己熟悉的臂膀中﹐季曉風慢慢放鬆了心情﹐也開始混混欲睡了。

*********

夜深人靜﹐依舊不變的姿勢﹐男人半躺在房子裏的單人床上深情地望著懷裡的人兒。雖然憔悴了許多﹐可是在男人的心中﹐懷裡的人兒永遠是最美麗的。

其實這半年來﹐男人也並不好過。在發現誤會的存在的時候﹐自己最心愛的人已經徹底的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四處打聽他的消息﹐結果還是半年後才得到他的消息。

男人似乎感覺到懷裡的人動了一下﹐思緒也回到了現實中。人兒的睫毛如蝶翼般的閃了又閃﹐男人在工作上即使有莫大的自信﹐在面對著自己生命中最真貴的寶貝﹐也難免緊張了起來。

懷中得寶貝先是毫無交際地看著前方﹐過了片刻才發現自己依在男人的懷裡。掙紮著想把男人推開。“放開我。。” 哭過後的聲音是那麼沙啞和虛弱。

男人收緊了雙臂﹐ “不放。。我永遠都不會放開你的﹗”

“為什麼。。” 懷中人的眼淚再次無助地留下。“你不是不要。。我了嗎? 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抽泣聲讓人兒困難地把話說完。

“誰說我不要你的? 我愛你都來不及了﹗怎麼會不要你? ﹗”仿彿要吧人兒纖細的身子折斷﹐男人充滿佔有欲地把人兒緊緊摟在懷裡。

“你。。明。。明有了。。別。。。” 沒把話說完﹐剩下的話已經被男人吸到嘴裡交換了熱吻。

直到季曉風覺得自己快缺氧的時候﹐男人才捨得放開他的唇。憐惜地吻上還正在喘著氣的人兒﹐男人輕聲道﹐“沒有別人﹐我只有你﹗。。只有你。。”

拉開了一些距離﹐男人認真地望進季曉風的眸子說﹐“風。你要相信我﹐你是我的唯一呀﹗”

季曉風的心動搖了一下﹐隨即又搖頭﹐“不是的。。那天。。我明明看見。。”

還未來得及把話說完﹐季曉風又被男人帶進了懷裡。“風。你可知道我心裡慢慢都是你。。沒有其它人介入的余地。。更不可能對你以外的人有興趣。。”

男人嘆了氣繼續﹐“那天﹐是那個女人自己貼上來的﹐還在我還來不及阻止的時候吻了上來。。後來。。我有把她推開呀﹗可惜你沒看見。。” 後面五個字男人可以說是用抱怨的語氣說完。

“怎麼可能。。” 沒有意識地﹐季曉風搖頭不敢相信地說。

察覺人兒有些軟化﹐男人拉著人兒纖細的手到自己的胯下﹐ “為什麼不可能?” 男人壞壞的一笑繼續道﹐“你感覺到了嗎? 我這裡只對你有﹑ ‘性’ ﹑ 趣﹗”

纖細的手掌下﹐感覺到男人胯下快速的變化﹐季曉風臉頰刷一下地紅了起來。

“相信我了嗎?” 男人趁人兒嚇呆的時候吮了那紅腫的脣瓣一下。

被偷襲的人兒終於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男人。看見男人深深的眼袋﹐雖英俊卻帶點疲倦的臉龐﹐季曉風情不自禁伸手撫上男人的臉頰。心裡不僅想男人是因為自己才搞的如此憔悴嗎?

在季曉風冰冷的手撫上自己臉龐的時候﹐男人抓緊他的手帶到自己的嘴邊細碎地吻著。

姿勢更換﹐不知不覺中﹐人兒就躺在了男人身下。

誤會解開﹐屬於情人的夜晚正要開始。

*********

“嗯。。毅。。不要。。” 離別了一段時間﹐對於重逢後男人的碰觸額外的敏感。

失而復的的男人也努力地在人兒身上印下自己的記號。

“風。。你要有所覺悟。。是你讓我禁慾了六月之久。。今晚。。我會全部討回來﹗”男人英俊的臉上浮現了邪笑﹐今晚﹐不會那麼早結束的。

季曉風在聽見男人的宣告時輕顫了下。男人滿意的看著人兒的反應。

夜﹐還很漫長。

“嗯。。”激情過後﹐男人溫熱的大手在人兒纖細的腰上徘徊。過得敏感的身子讓季曉風發出了呻吟。

大手一用力﹐男人將人兒托上自己的胸膛扒著。隨即溫柔地在人兒酸疼的腰上按摩著﹐滿意地看著人兒不再因為酸疼的身子而皺起的眉。

“風。。我愛你。。” 男人說出這仿彿對心愛的人永遠都說不夠的話語。

睜開疲憊的眼皮﹐季曉風對上男人深情的眼眸抓起了他的大手放到自己嘴邊輕輕地印上了自己的脣﹐“我也愛你。”

男人燦爛的一笑又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少尾移動了身軀撈來丟在地上的外套。

皺起眉﹐人兒像是不滿男人移動身子因為這樣也也觸動了他酸疼的身子。激情後筋疲力盡的他決定合上疲憊的眼皮好好睡上一覺。

男人在找到自己想找的東西之後試圖喚醒昏昏欲睡的人兒﹐“風。。先不要睡。”

“不要吵我。。我。。好。。困。。” 不滿的語氣加上疲憊的身體還有些許撒嬌的成份﹐在說出這話的時候﹐就如夢囈般。

也罷。看著人兒全身上下無一處都是自己印下的草莓﹐男人滿足的一笑。取出精緻盒子裏的其中一枚戒指﹐再拿起人兒纖細的手﹐輕輕地將戒指套在他的無名指上。

而後在人兒的無名指上狠狠地親了響亮的一記便很孩子氣的喊了一聲﹐“老婆。嘿嘿~”

--FIN--


創作者介紹

=小晨子de窩=

beanspr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